读医书请从序言始

2014-04-14

殷世鹏 甘肃中医学院

中医学的历代名著,是祖国医学宝库中璀璨的明珠,也是可贵的文化遗产和良师益友。清初医家程应旄曾言:古人作书大旨,多从序中提出,故善读书者,未读古人书,先读古人序,从序法中读及全书,则微旨大意,宛然在目。

  称赞《黄帝内经》其文简,其义博,其理奥,其趣深的溢美之词便出自唐代王冰的《黄帝素问内经序》。鲁迅先生曾言:民族的才是世界的。王冰自序指出将至道之宗,奉生之始矣的经旨准确无误地刊行于世,则必定君臣无夭枉之期,夷夏有延龄之望。今天,中医药业已走出国门,服务于世界人民,王冰的预言也成为现实。序言的最后,王冰写道:千载之后,方知大圣之慈惠无穷。”1300年后的今天,读起这段话仍觉得掷地有声。

  《伤寒论》是中医学中的一座丰碑,而仲景先师所做的序言更是难得的佳作。医学之路尤为艰辛,当我们迷茫困惑之时,静下心来重新读一遍这篇序言,心头之阴霾会立刻消散,代之而来的是百倍的信心。从事医学这个职业,上以疗君亲之疾、下以就贫贱之厄、中以保身常全,而对于那些不留心医药孜孜汲汲,唯名利是务者,最后只落得告穷归天,束手受败神明消灭,变为异物,幽潜重泉,徒为涕泣的下场,在我们的周围,仲景先师千余年前为我们描述的场景,仍不时上演。读及此处,不仅自问,致力岐黄,何憾之有?仲景先师请求古训,博采众方的教诲,更是我们一代又一代中医人宝贵的精神财富。唐代大医孙思邈对《伤寒论序》推崇备至,故在其《千金要方》序言的最后大段引用了该篇序言的内容。

  孙思邈在《千金要方》序中还写道:青衿之岁,高尚兹典;白首之年,未尝释卷,可见其读书之刻苦。南宋史崧做的《灵枢经》序言:夫为医者,在读医书耳,读而不能为医者有矣,未有不读书而能为医者也。读医书无疑是业医者的重要门径,温病大家吴鞠通在《温病条辨》的自序中写道:购方书,伏读于毡块……进与病谋,退与心谋,十阅春秋,然后有得。手不释卷,勤读一生,更是我们一代代中医人的职业操守。

  著述立言是为古人所追求的人生三不朽之一。张仲景勤求古训,博采众方,才写就《伤寒论》一书,序言记载,唐代王焘编成《外台秘要》十载始厥工。明代张景岳为写就《类经》一书,凡历岁者三旬,易稿者数四,方就其业。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也是岁历三十稔,书考八百余家,稿凡三易。清代张璐为编纂《张氏医通》更是达到了颖秃半床,稿凡十易的程度。古人写书,费时之久,用功之深,均在序言中有明确记载,古人花费如此光景与心力写就的医著,我们后人又用了多少时间去读了呢?

  孙思邈胆欲大而心欲小,行欲方而智欲圆的观点虽被后世医家奉为圭臬,但历代医家在序言中也多次探讨作为一名医家应当具备的基本条件。张景岳的《类经图翼》自序中提出:不有精敏之思,不足以察隐;不有果敢之勇,不足以回天;不有圆融之智,不足以通变;不有坚持之守,不足以万全。凡此四者,缺一不可。清代程国彭的《医学心悟》自序中也写道:此道精微。思贵专一,不容浅尝者问津;学贵沉潜,不容浮躁者涉猎。古人的谆谆告诫,这些闪烁着光芒的句子,即使今天读起来,也并没有随时光的流逝而失去它们本来的光彩。

读古人的医书,就是穿越时空与他们交流,读古医书的序言,读的是先贤们的操守、读的是先贤们的信念,更读的是先贤们智慧的结晶。仔细品读古人医书的序言可使读书之人心正,心正而后读医书,几与大医之道不远矣。故言:读医书请从序言始!

(原载于中国中医药报第3834 3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