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龙友 京城四大名医之首

2014-04-21

甘肃中医学院   张绍重

 

  萧龙友(1870-1960年)原名方骏,字龙友,号息园、息翁、息公、蛰蛰公、玄玄老人,后以字行。1949年以后,改息翁为不息翁。著名中医学家、临床家、教育家,文史学家,中国科学院生物学地学部学部委员(即今日之院士)。

  萧龙友于1870年(清同治九年)农历正月十四出生于四川省潼川府雅安县(今三台县)学署。自幼年便究心医药,对药之形态、气味、品种、真伪、炮炙、修合等等无不详加研询,弱冠便提囊行医,济世救人,所活甚众。

  28岁登光绪丁酉科拔贡,武英殿朝考得四川省第一名。1914年,奉调入京,历任财政、农商两部秘书、财政部经济调查局参事及农商部有奖实业债券局总办等职。1928年弃官从医,于北京西城拓数弓之地,为诊病之所,正式悬壶。授徒传习,循循善诱,莳花种菜,亲自劳作,暇则染翰临池,赋诗作画,偶有余钱,则搜访金石书画及善本医籍加以考订。而以活人日多,名乃愈重,有时甚至应邀赴津、沪等地出诊,被北京市民尊为四大名医之首。

  1929年,南京国民政府卫生部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通过了余云岫提出的《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》。萧龙友万分愤慨,为培养后学、振兴中医,19306月,乃与孔伯华、施今墨、瞿文楼诸大夫创办北平国医学院,延续15年之久,造就中医人才颇众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首任卫生部中医司副司长赵树屏乃萧龙友早年高足。目前在北京及全国医疗研究机构从事临床及研究工作者,又不乏国医学院之历届莘莘学子也。萧龙友终日忙于诊务,很少有长篇医著问世,然其学术思想,亦可于零篇断简中略窥一斑。

  四诊合参尤重问

  在临床上,对于望、闻、问、切四诊的关系,萧龙友认为:中医治病,以望闻问切为四要诀。望者,察病人之色也;闻者,听病人之声也;问者,究病人致病之因也;三者既得,然后以脉定之,故曰切。切者,合也。诊其脉之浮沉迟数,合于所望、所闻、所问之病情否?如其合也,则从证从脉两无疑义,以之主方选药,未有不丝丝入扣者。否则舍脉从证,或舍证从脉,临时斟酌,煞费匠心矣。尝谓:切脉乃诊断方法之一,若舍其他方法而不顾,一凭于脉,或仗切脉为欺人之计,皆为识者所不取。彼御医之所以斤斤于脉者,亦有不得已之苦衷,乃仗脉以立定足跟,庶免病情万一发生变化时之获罪耳。御医之困难,至慈禧垂帘之时,则更变本加厉,盖彼对于光绪,不但不欲其健康,更不欲其生。于己则唯恐人之谋害,故前后请脉之御医,每于出入相遇之际做出暗记,以指掐纽扣或朝珠,如何掐法,掐第几个,以示所诊为何脉,即可前后相符。此乃当时之政潮所造成,而影响于今日北京之医界甚深,是亟须矫正者。然如此说法,并非否定切脉,脉理自有其参考价值,以上所论,乃针对过神其说者而言耳。

  萧龙友曾在《脉诀汇编说统》一书扉页题曰:脉理精微,极难领悟,此非可以言传者,故医家四诊,切在最末。盖望气闻声,专属医之耳目,而问则询病之情,两方参考,方得真谛,至于切脉,乃以脉情证病象。古今谈脉者又多不相同。此汇编说统尚明晰切要,初学读之,尚能领悟,故余表而出之。并经常告诫门人:临床时遇脉与症异者,或弃脉从症,或舍症从脉,则当临时细细斟酌,不可含糊将事。缘人之脉,有千变万化,如反关及歇至等类,皆宜深究,脉经所载固已明晰,但其变态有出乎脉经之外者,不可不从按脉切理之理字上注意也。

  萧龙友谆谆告诫门人:欲知平脉,必先切己脉,且于可能范围之内,于平旦切家人之脉,积之既久,自能有所领悟。欲知病脉,必于师诊之后,依其医案再诊其脉,久久自能明辨,待经验稍丰,下指即有所标准。尝谓平人脉与病人脉并非一律,亦因人而异,有脉跳素快者,亦有脉跳素慢者,临证必须详加追问,考虑其素质,否则如遇脉跳素快之人,再加热病之脉数,未有不大惊小怪者。所以病人往往固定请某一医生诊治,在某些方面是有其优点的,可以少走弯路。其素沉、素浮、素弦、素长、素短等,均须于临证时加以考虑,然亦非神秘之事。若结合病人之体格、性情、籍贯、职业、平素生活习惯等等,自不难得其奥秘。

  萧龙友在临床上主张辨证论治,四诊合参。在四诊中,认为问诊最为重要。对于治老人病,多不加攻伐,避免汗、吐、下,而以调理清养立法,每得理想效果。萧龙友从不自我吹嘘,从不打击同道,能治者则治,不能治绝不敷衍。例如1925年,孙中山先生患病住院,曾请萧龙友出诊,诊后认为肝绝之脉,已非汤药所能奏效,坚决不予处方。孙中山逝世后,经病理解剖,所患为肝癌,一时社会为之轰动,亦可证萧龙友脉学之精。

  单方验方简而廉

  萧龙友侄婿左次修,为安徽桐城世家子弟,20世纪20年代,定居山东济南。七七事变后,不愿为日本人服务,闭门家居,以卖字、刻印为生。在20世纪40年代初,以萧龙友为顾问在济南开设同康药房,采用单方、验方,自制六一油六一玉枢丹”“蒿虫散等常用药物多种,其中多为萧龙友推荐之验方。装配六一小药库,施药救人,为广大劳苦大众解除疾病之苦。

  萧龙友在门诊中,亦常向患者推荐简、便、验、廉之单方验方。如暑天则喜用六一散,如有伤寒迹象,或头晕,或无汗,则用六一散以开水冲泡,待凉饮用。如心悸则用益元散(即六一散加朱砂),小便黄则加鲜荷叶。尝云:本草书中之单方,近已无人使用,要知单味药有时较复方更为简而廉,取效亦快。如明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中之蒿虫散,对小儿疾病颇为有效。方载《本草纲目》虫部之青蒿蛀虫条下,其词曰:一捧朱砂一捧雪,其功全在青蒿节(虫生在蒿之节)。纵教死去也还魂,妙用不离亲娘血(即乳汁也)旧法系用青蒿虫七条,朱砂、轻粉各一分,同研成末,用末搽在乳头上,与儿服。如婴儿初吃乳时,即与之服,将来出痘、麻也稀少,或可以不出,而胎毒自解,真是儿科圣药。即不吃乳之儿有病,亦可用少许冲白糖水服,胜服一切儿科药也。此余数十年之秘方也。再如,以香白芷一味研末,炼蜜为丸,重三钱,每用一丸,以清茶送下,治头风眩晕,效果颇佳。以鲜荸荠榨汁频饮,治小便便血,昔年齐白石老人小便便血,即用此法治愈。冬季以金瓜加饴糖熬膏治哮喘,以桑寄生煮鸡蛋预防习惯性流产等,皆为其常用之单方。

对于食疗,萧龙友认为是药三分毒”“药补不如食补。尝云:《本草纲目》中,单列一项,收入40余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载中国中医药报第40828